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营养师郭晓薇

国家一级企业培训师 国家高级健康讲师 国家二级公共营养师 北京营养师俱乐部会员

 
 
 

日志

 
 
关于我

国家高级健康讲师 国家二级公共营养师

国家一级企业培训师 国家一级健康管理师 国家一级公共营养师 中国营养学会会员 北京营养协会会员 北京营养师俱乐部会员 2012健康中国优秀营养师 2013健康北京优秀营养师

网易考拉推荐

田亮:我更想用运动员的方式退役(转载)  

2007-04-16 22:52:00|  分类: 转载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亮:我更想用运动员的方式退役(转载) - 营养师郭晓薇 - 营养师郭晓薇田亮:我更想用运动员的方式退役(转载) - 营养师郭晓薇 - 营养师郭晓薇

他,曾经是中国跳水队十米台的领军人物,是无数商家与广告主青睐的阳光少年。

他,在狗仔队的贴身紧逼下,成为了暴光度最高的体育明星。

田亮,始终走在潮流的最前沿,甚至成为了体育产业化的一个标签。体育与娱乐,这两个原本可以紧密结合的领域,因为田亮的被开除,成了运动员不可越界的一道“砍”。

关于他,关于08年奥运会,关于他被异化的多重角色,人们有了太多的猜测,我们总是在希望有一种借口或者理由来给他的退役做出交待,我们总情愿用许多我们设定好的命题对他对号入座。可当我们真正走进他,感受到的依然是那个有着招牌笑容、乐观自信甚至有点玩世不恭的田亮。

田亮退役会后悔吗?“至少我现在不会。”田亮显得很自信。

田亮会投奔娱乐圈吗?“我不是一个很娱乐化的人啊。”

田亮的另一半真的是超女吗?“我希望有点自己的空间,希望我的内心保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希望大家祝福我。”

“1996年我就想退役了”

田亮一直强调自己不喜欢把退役说得那么玄乎,“我不喜欢仪式、发布会之类的事情,媒体暴光都不是我自己想去说的。”看似一直做事很高调的田亮说自己其实是一个相当内向的人,“我退役那天就队里内部搞了一个小的聚会,也没什么特别的。其实我2月份的时候已经办完了退役手续。只是今年3月26日正式对外宣布而已。”

“其实我退役前已经有了很长的时间做心理调整,早有准备了吧。所以日常生活也没有太多的变化。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结束时我就想退役了,那时候自己心气很高结果成绩不理想,虽然当时我只有16、7岁,但对于男子10米台来说,我已经是最老的年纪了。运动员的职业寿命其实挺短暂的,随时有紧迫感,没有什么成绩是永远稳定的。想想挺遗憾的,如果我那时候退役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当时更多的是年少轻狂还有一些失落感吧。其实运动员真的很不容易,每个人天天都面临着退役的选择,成绩和指标的压迫也是实实在在的。”

看着周围小队员一个个成长起来,对自己在奥运会的第一次亮相不是特别满意的田亮还不忘随口解释,“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能参加一届奥运会已经是相当幸福的一件事了,所以那时我想即使退役了,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退役也只不过是早四年晚四年的事。”

“我强大了没有克星”

田亮把自己运动生涯鼎盛时期的成功时的心态归结为由王子到国王的转变,他说自己更享受当王子时的冲劲,但是却回不去了。“2000年的时候我就是个跳水王子吧,地位不最大但是最具冲击力。从2000年奥运会开始,我战胜萨乌丁后就没有再输给过他。那是一种世界王者的感觉,美妙极了!”田亮说从别人身上他感受到了王者的气质,“比我小的敬我三分,和我相仿的怕我三分。感觉那时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不可一试的感觉。但只要回到训练场,那种成就感就很短暂了,就好象一切都过去了,自己还是从头开始,就好象什么也没有经历一样。”

田亮很享受自己那段过程,甚至提到这些的时候,他眼里满是倾诉的欲望,那是一种经历了高峰体验的人所饱有的骄傲和自信。田亮说自己是一个被命运眷顾的人,但可能是一切来得太顺利了,到了2004年,自己的心态和状态悄悄起了变化。“2004年的时候,我可以说是一个国王了,自己几乎在任何国内外的大赛上没有输过,那时的信心、经验、水平包括场上的应变能力都是很成熟的,胜算特别大。但是却随时有新的对手不停的在挑战我的权威。”

“比赛之前我就是冲着两块金牌去的,而且我们双人比赛在前,拿了第一块金牌之后,简直是太好的兆头了,我单人赛的时候几乎是一路领先,直到最后一跳……”田亮边说边摇头,好似又回到了2年多前的悉尼赛场,“我当时也在想,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失误了呢,我是在掌握我跳的步伐和节奏啊,但有时候比赛场就是有许多运气的东西在内,想得再周全也有可能失误。比赛后确实很难接受。但现在想想平和多了,一金一铜可能对我来说收获更大,也是最适合我的一个结果吧。回国后越来越多的媒体对我大肆报道,还有许多商家,但是很多都不是我自己接的……”

“05年全运会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冠军”

雅典奥运会后,田亮奥运冠军的光环逐渐被娱乐新闻所消解,由于社会活动频繁,加之在商业利益分配上与相关部门产生分歧,他成为第一个被国家对开除的奥运冠军。之后,田亮被退回省队,训练也变得不是特别规律,取而代之的是日渐增加的商业活动。“亮晶晶的恋爱史”、“夜会郭晶晶师妹吴敏霞”“与超女叶一茜展开热恋”……一系列的媒体暴光让这个阳光少年与娱乐明星无异。

但在2005年10月1日的第十届全国运动会上,田亮还是神奇的上演了大逆转,顶着重重压力获得金牌。回忆起自己今生难忘的谢幕演出,田亮说自己虽然在清华大学做了很长时间的恢复训练,但还是有些后怕的。“其实我就是有那样一种倔劲,就好象非要实现不可能的事情一样,其实跳水练了那么多年,一切节奏完全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全运会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冠军。从1995年城市运动会我夺冠获得三万元奖励,直到今天,人说十年一轮回吧,我觉得那种感觉只有真正付出的人才能体会到。”

多年的跳水训练生涯成就了田亮正强好胜、永不认输的性格,田亮给自己的性格归结为一个字:“犟”。他单纯的以为以自己在全运会上的不俗表现,国家队会再次向他敞开大门。

“当时觉得归队还是很有希望的。其实我更希望以一个运动员的方式退役。我退役的时候真的是自己老了,再也没有发展,不能比赛了的那种。但是08年,我觉得自己有实力也有心气继续为国做战。我当时的心态特别好,身体上也几乎没什么伤病,虽然08年对我来说还是稍微晚了一点,过了一个运动员的鼎盛期,但是我还是很有希望的。我总觉得激流勇退这种想法并不能把运动员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其实我是一个挺擅于承认错误的人,但是哎,这个不好说,很多事情都要把握度吧,想想挺累的……”

对于广告不说是最好的回答

针对外界盛传的田亮因商业利益分配上与相关部门产生分歧、与某某教练不合被排外的传言,田亮本人认为其实并不像媒体所说那样,“其实04年奥运会后我们面对媒体的态度都有了很大的转变,当时也是赶上体育娱乐化这种趋势了吧。总是有一些捕风捉影的报道出现,当时真的是很生气。我们是运动员啊,平时生活的圈子都是训练和宿舍两点一线的,习惯了的也是别人关于我们赛事的一些报道,已经习惯了运动之外没有新闻的状态,当时就是没有承受力,连哪个报道把我们小数点后多少位写错个数字我都会很生气,更别说什么绯闻了。许多广告都是队里帮接的,自己根本没有免疫力。头脑中一个概念就是必须要按照规定办事,根本不能说不啊,其实外界看到的都是我接了什么,出现在了什么广告上,但是别人看不见我推掉了多少广告,远比这多得多啊。而且我们和队里关于广告收入的分配都是有具体规定的,也不是我一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想我不是一个很娱乐化的人,也不想外界老把我跟这些沾上边。”

在田亮眼里,提起商业化和广告,他总是想极力避免,“其实好多事情都不是外界想的那样,与其说不清楚,还不如不说的好。”“其实我在跳水领域算个专家吧,但是在人际关系方面我最多算上了幼儿园吧。”

“我是正常人,我也需要恋爱”

外界从不吝啬的把所有关于爱情的猜想赠与这个阳光少年,帅气的外表加上招牌似的笑容,田亮成了体育圈里少有的“明星脸”,关于他身边林林总总的亦真亦幻的爱情故事更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希望大家给我一点空间,其实我更喜欢给自己内心留下点东西。其实对于一个普通人,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情。”他说自己不希望大家把许多“炒作”之类很伤人的字眼用在女友叶一茜身上,他一再强调“工作之外说谁在炒做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暴光度如果变了味就会对她是种负担”。这是田亮第一次在媒体上正式的发表“爱的宣言。”

08是向往数字

去香港曲线赴奥?担当现场解说?普通观众?关于08奥运这个历史性时刻,身为运动员的田亮身有感触,他说自己能在北京就是一种体验,即使充当观众也希望会是在现场,“要近一点的位置,否则什么都看不见。那应该是算我第一次以观众的身份看比赛吧。”开朗乐观的田亮还不忘记拿自己调侃,“也不知道我去有没有个免费票啥的照顾一下。”

田亮表示自己现在首要考虑的就是重新选择职业的问题,“我圈内最欣赏的人是李宁和邓亚萍,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考虑过凑合一下的感觉。我希望回想起自己的人生是快乐的,而且有回忆的。我希望事业的各个领域中都能成为第一。”自觉得好象保证的太多了,一直在发誓一样,田亮不经意的笑出声来,他说自己以前很洒脱的,现在反而越发矛盾了……

从小被父母嫌太瘦送去练跳水的田亮如今又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新的选择,他说自己一直在走着别人为自己设计好的路,“好象我的每一条路都是别人推着我去做的。以后我希望能自己一步步去做,希望更多的尝试,不过会三思而后行。”

田亮的未来会怎么样呢?“人生有太多的未知,我的每一步好象都是别人推着我走的,希望以后可以更加自立吧,我最欣赏的人是李宁和邓亚萍。”

略带羞涩的回答,铭记于心的依然是他的坦然和真诚,故作老练和矜持的田亮总是说漏嘴,问到尴尬问题的时候,他总是赖皮一样的无辜的回头望着自己的经纪人,连声说着“这个问题不好说啊”,“感觉自己好像很悲壮的样子。”

体育圈里永远不缺少喧嚣和新闻,在这样的一天里,我们记下了几段对话的闪回,明天,还会有新的更多的田亮出现,关于他的故事也终将淹没在更多的关于体育和人物的故事里,但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可以光荣卸任了。”(李想)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